发挥空间巨大的音乐会灯光艺术

2019-07-15

       舞台灯光是舞台艺术诸多元素中最为积极、活跃的,一个能与音乐演出进行动态配合的、能把视听谐和起来的元素。有人以为,音乐会之类的舞台表演,舞台灯光只要把舞台照亮就可以了,而实际上,虽然音乐会灯光不像舞台剧、演唱会之类变幻多端,但也是随着音乐的旋律而进行的,要与音乐组成一部和谐的“彩色音乐”。

发挥空间巨大的音乐会灯光艺术

       例如,根据音乐家华彦钧的二胡曲《二泉映月》改编的二胡协奏曲《二泉映月》在舞台上演出时,笔者就用灯光的色彩浓淡及空间的设计,伴随乐曲的旋律,努力营造曲中表达的旧时光:当大幕徐徐拉开,舞台演区被浅蓝色的光铺满,天幕上一轮残月高挂,一束冷色调的追光照在二胡独奏演员的身上,随着其手中弓弦的抖动,凄凉哀怨的音乐把人们带回到那个黑暗的时代。乐曲如同一个老艺人,在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上徘徊、流浪,倾诉着自己所承受的苦难与哀痛,以及充满坎坷的一生。此时,蓝色调的舞台灯光运用得恰到好处,既表现出时代背景,又融合了音乐的内涵。我们仿佛听到作曲者从心底迸发出的愤怒到达极致的呐喊,那是对命运的抗争,也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。伴随着昂扬的结束乐曲,舞台先被红光照亮,随后全场大亮,这样的视觉效果使观众仿佛看到了光明和希望。

发挥空间巨大的音乐会灯光艺术

发挥空间巨大的音乐会灯光艺术

       再如,二胡协奏曲《长城随想》有4个乐章,所以,它给了舞美灯光设计者更大的发挥空间。笔者充分运用亮度、色彩、分布和变化来发挥灯光内在的情绪表达,努力做到作曲家和指挥家想要达到的艺术效果。如在第一乐章《关山行》中,曲作者倾诉了对巍峨长城的爱恋之情。二胡独奏深沉庄重、乐队的合奏宽广雄伟,舞台背景则是巍峨长城雄关漫道,演区灯光明亮透彻,让观众感觉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历历在目。第二乐章《烽火操》中,演区灯光随着音乐的节奏快速转换成红光,让观众仿佛置身于炮火连天的岁月。第三乐章《忠魂祭》中,演区灯光随着音乐渐渐转为深蓝色,气氛便由暖转向冷。变化节奏平缓,与音乐完美融合。这样的灯光变化过程,加上音乐的哀婉、沉重,形成了一股悲愤的情绪,让人们缅怀先烈、祭奠英灵。第四章《遥望篇》中,乐曲达到高潮时,随着乐队指挥的手势,演区灯光全场齐明、满台生辉。由于灯光是在冷色调下突然起光,对比之下,舞台显得更加明亮。音乐的节奏与灯光起光的节奏,如同一股冲击力量,使观众的情绪随同乐曲一起豁然开朗。

发挥空间巨大的音乐会灯光艺术

发挥空间巨大的音乐会灯光艺术

       通过实践证明,时至今日,舞台灯光艺术作为舞台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随着时代的发展,不断完善自己的艺术表现,越发成熟,已成为一门独特的造型艺术。




快3彩票 快三彩票 快3彩票 快3彩票 快三彩票 快三彩票 湖南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 快三彩票 湖南快乐十分